复员武士工作年纪的冲破

对于退役军人来说,有两个“龄”是大家不能回避的:年龄和军龄。

然而,我们却不能忽视年龄这个因素在退役生活中的作用,特别是就业之中。老陈是选择自主就业的退役士兵,退役时已经快33岁了。

本以为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热情,在地方找个工作岗位不是很难,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有些“天真”了。虽然自己的学历、经历等方面都还不错,但是将近35岁的年龄还是让自己就业中受了不少挫折:一些公司知道他的年龄后,委婉的告诉他“不太合适”,他们更希望招录一些比较年轻的应聘者。

几次失败后,老陈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放弃安排工作的决定,也决定重新去参加公务员考试。

可是看到招录条件后,他的信心又一次受到了打击:考试有一个硬杠杠是35岁的年龄底线。面对着最后一次机会,他说:“这次考不上,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是的,对于一些退役军人,特别是自主就业的退役军人来说,就业最大的拦路虎可能不是什么学历能力,而是年龄。

以一名18岁入伍的士兵来说,如果当兵12年退役,退役时将近30岁,这个时候年龄的劣势还不大。如果是军龄16年退役,退役时34岁,公务员等考试估计是没机会了。曾经有战友这样说,对于军人来说,要么早点走这样选择的机会多,也有缓冲和犯错的空间;要么就晚点走,安排工作和退休,避免二次就业的风险。

对于退役军人来说,军龄是优势,可以转化为工龄。但是年龄又是劣势,让人兴叹也无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将二者有机统一在一起,将劣势消除或者转化呢?近日,“建议公务员考试打破35岁门槛”冲上热搜第一。

提出建议的蒋胜男说:“35岁是一个人做事业最好的黄金年华,也正处在一个艰难的人生阶段,上有老下有小。很多35岁以上者在二次就业时遇到年龄歧视。工作不应该有这种歧视,最重要的是看人的能力和认真工作的态度。

剑客认为,这样的定位和建议,其实对于退役军人来说,也很重要。

其实,适当的放宽和改变退役军人参考公务员等招考的年龄限制,也是保障和支持退役军人就业的有效举措。这里还需要说说《退役军人保障法》第二十七条,其规定“以逐月领取退役金方式安置的退役军官和军士,被录用为公务员或者聘用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自被录用、聘用下月起停发退役金,其待遇按照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管理相关法律法规执行”。

做好退役军人的就业,必须要解决好军龄和年龄的问题。一是在延迟退休的背景下,将公务员招考的年龄标准进行修改,将现在“35岁”延后,这个具有普遍适用。二是专门针对退役军人报考公务员出台特别政策,可将退役军人的军龄通过一定的比例折算为年龄。

在相应标准不变的情况后,适当进行优待。简单的说,如果你退役时的年龄是36岁,军龄是18年,按照规定已经不符合报考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条件。但是如果采取军龄折算为年龄的方式,18年的军龄可以折算为若干年的年龄进行优待(比如5年)。

这样一来,就能有效解决这个问题。类似于实际工作中,军人在基层服役的经历,视为基层工作经历;军人的军龄,视同于工龄,体现的都是对于军人服役经历和贡献的尊重和认可。一是缓解了军人对于退役年龄的焦虑,免除了后顾之忧。

退役军人之中,能获得安置工作资格的不是很多,大多数的都需要自主就业,即使逐月也一样。“35岁的职场焦虑”,也是现实中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由于35岁规律的存在,再加上关于就业年龄的限制,无形中让很多退役军人失去了平等就业应聘的机会,也让他们失去了再次就业的勇气和信心。

所以,如果可以设定这样的转换或者延后机制,消除原本的年龄劣势,一定程度上会缓解军人对于退役就业的焦虑,免除了后顾之忧,让他们可以安心本职,长干干好。

二是体现了军龄的价值。对于退役军人来说,军龄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经历资本。

这个资本,可以转化为基层工作经历,转化为工龄,但是转化不了年龄(报考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如果将军龄的优势转化为就业资格的优待优先,让军龄在就业中发挥作用,必然会让退役军人为曾经的选择和坚守而骄傲,进而体现了军龄的价值,三是实现了鼓励军人长期服役的目的,让军人可以安心服役、长期服役。鼓励军人长期服役、多作贡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的基本原则,也是《现役军官管理暂行条例》及配套法规的初衷和落脚点。

四是把退役军人这一优势人力资源的价值用好用到位。退役军人是一类特殊的人力资源,无论在地方和军队都是好样的。但是因为其职业的特殊性,他们把最好的就业时间奉献给了国防建设,导致在就业中在年龄方面不占优势甚至成为最大障碍。

这无形中,会让一些能力素质突出,经历丰富、作风优良的退役军人失去发挥作用的机会,这对他们个人来说是一种遗憾,对国家和社会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和人力资源的浪费。另外,还想建议一些有条件的企业,在聘用退役军人的时候,能够把他们的军龄视作公司的司龄,让他们享受到与自己当兵时进入公司的员工同样的待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