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千古第一邪书的《罗织经》,到底都讲了些什么?

有一种中国的传统理论认为,万物皆分阴阳,就连谋略也不例外。但阴谋阳谋,两者的名声可就差得远了。提到阴谋,不得不说最近在抖音很火的《罗织经》了。

来俊臣何许人也?《旧唐书·酷吏传》排名第一的就是这位仁兄。

比如强项令董宣,就是酷吏,但人家是对皇亲国戚也好,平民百姓也好,都用同样的标准,而且是有法可依。这样的酷吏,反而是国家柱石。

但来俊臣是另一种,他只为君王服务,什么法律法度、天下苍生,跟他没什么关系,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帮皇帝铲除异己。

要知道,武周时期,武则天为了排除异己,任用的可不是他一个酷吏,但来俊臣却能在这么一大帮同仁中脱颖而出,甚至成为中国历史上酷吏的代名词,工作能力可见一斑。罗织,取自“网罗平人,织成反状”之意。

说白了,就是教人怎么编造罪状,栽赃、构陷他人的。

武则天为监察宗室与大臣,对告密行径不加阻止,反而大为提倡。

在这种风气下,才涌现出了一大批来俊臣这样善于告密的技术型人才。

“时势造英雄”,来俊臣这种酷吏也需要时势,特殊的时代让他取代了张汤、董宣成为酷吏的代名词,也彻底让酷吏这个中性词变成了贬义词。作为搞技术的出身,来俊臣对自己的才能颇为自得。于是便有了《罗织经》,将他的心得体会总结成书,以供后来的告密者瞻仰。

毕竟来俊臣自己都没活过武则天,时势既然可以把一个小小的无赖捧上高位,当然也能让他堕入深渊。要知道,古代的书籍保存不易,很多大热的书都难以留存下来,更别说《罗织经》这种特殊时代的产物了。到了唐玄宗时期,这本书就几乎绝迹,成为了一个仅仅出现在人们口中的传说。

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能看到这本书的内容呢?而且不是小范围流传,随便网上翻翻就能看到原文,从《阅人》到《瓜蔓》,十二卷一应俱全。(1)有人发明了时光机器,穿越回唐朝,经历一番可歌可泣的事件后,抢救回来了这本书,并公之于众。真相不言而喻。

虽然到底是谁编造的已经不太可能知道了,不过我倒是能想象,当事人编这本书的心理。诸多光环的加持之下,《罗织经》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神功秘籍,似乎任何人只要有了它,对于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想怎么整就怎么整,罪名想捏成什么就捏成什么。

能有幸创造这么一部邪典,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但现实的情况却要乏味许多,网络上能看到的这些伪书,源头大致可以追溯到吉林摄影出版社的《罗织经》。

光是出版日期就能给很多人泼一盆凉水——这是2003年出版的书。

后人可以自己编并没有夸张,即使不考虑作为历史原著的真实性,伪《罗织经》从实际水平来看也非常一般。

“事不至大无以惊人,案不及众功之匪显”这样的套话在文章中比比皆是,充满了一股“我好有道理你们快来相信我吧”的做作感。但在真实的历史中,不管是酷吏的任用者武则天,还是来俊臣这样被任用的酷吏,都是单刀直入,目的明确。武则天要利用酷吏建立起汹涌澎湃的告密风潮,通过在群臣中播撒恐惧来堵住自己女性当政的非议,维护自己的无上权威。

来俊臣别无长处,只有疯狂的告密和构陷他人,才能获得武则天的重视,让自己跻身高位。这种疯狂和冷酷在一则广为人知的典故中展露无遗。得到周兴告密的消息后,来俊臣却丝毫没有念及同朝为臣的情谊,而是针对他想出了一条毒计。

在和周兴吃饭时,他故意装作为难,仿佛自己真不知道如何让人认罪一般。等待周兴得意洋洋地说出了自己的办法。来俊臣却直接请来了大瓮,架上了炭火,逼周兴进去,吓得周兴当场认罪。

这就是“请君入瓮”的由来,丰富了汉语词汇,可能是来俊臣做的唯一贡献。

与武则天和来俊臣们的真罗织手段相比,当代伪《罗织经》里那些话,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把《罗织经》当成《鬼谷子》、《反经》、《韩非子》一样的著作,只能说“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想象力赶不上史实,大约也是这个意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