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吴太太说:都是因为酒让我当了寡妇

小区院里有一个疯老太太,天天跑步,说:都是因为酒让我当了寡妇!我们小区,有一个特殊的风景。这个风景不是别墅豪华,也不是高楼矗天,而是一个老太太,她疯疯颠颠的,整天环着小区的人行道上跑步。六十五岁,她穿一套黑衣服,又肥又大,脏兮兮的,她提着一根枣木棍,一米多长,小孩胳膊粗细。

头上戴着个大沿帽,红色的,帽沿下露出一缕一缕的花白头发。她跑步很有规律,不乱跑。都是沿着马路边上的人行道跑,步子不大不小,不快不慢。

她高挑个子,瓜子脸,皮肤很白,据知道她底细的老人们说,她年轻时,是一位标准的大美女。原来这里边,她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呢。吴晚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电脑公司,负责电脑销售和网络设计工作。

那时,电脑很热,用到电脑的单位,都是有实力大厂子,大单位,而且是有钱的单位。所以,她接触的人,往往也是各路财神爷和头头脑脑的。陈晓雷是广 州人,年长她五岁,人长得高大精干,伟梧雄壮,男子汉的气质十足,风度高雅,是一家汽车配件厂的副厂长。

他们两个人是在陈晓雷给厂子进电脑过程中相识的。应该说他们是卖家与客户的关系。吴晚云家是农村的,父母早年双亡,是她的一个远方婶子把她养大的,婶子是寡妇,没有儿女。

晚云聪明伶俐,学习好,她婶子对她很好,为了让她上学,她婶子把自己家的另一处房屋卖了,才供她读到大学毕业。吴晚云心地善良,知恩图报,待她找好工作了,租了房子,她准备把婶子接到城里来同她享福。可是,没让她想到的是,等她请假回家去接她婶子时,到了家里一看,让她惊呆了。

她婶子已病入膏肓,奄奄一息。屋子里围了好多人。原来她患了胃癌,为了不影响晚云学习,婶子没有把自己身体情况告诉她,报喜不报忧。

一直隐瞒着她。卖的房子,婶子说是另一处房子,其实也是善意的谎言,所卖的房子,就是她现在住着的房子。晚云抱着已瘦入骨柴的婶子,心疼得泪水如雨,往肚子里咽。

她怕婶子伤心,她不敢放声地大哭。她心痛如裂般说:婶子您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呀?现在您让我连给您治病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想给您报恩,可是,您却要走了哇!婶子您不要走,我要您好好活着,我舍不得你走啊!她婶子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双眼瞇瞇着,大概是听到了晚云诉说,晚云的悲悽,震撼了老人家的心,她一下子醒过来了。她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气息微弱地说:云云,别,别哭,兜,兜钱......晚云见她婶子醒过来了,一阵欣喜,赶快用双手去抚她的脸,俯下身去,侧着耳朵,听她婶子说话。

终于听清了婶子在说什么了。现在还心疼她,不让她哭,还有把兜里的钱给她,她感动得,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站在屋里的亲戚们,也都还了愁容,展开了喜幸的脸,结果,令人感到悲酸的是,她婶子好容易说完这两句简短的话语,接着就再也没了声息,她老人家静静地又合上了眼睛,走了。

晚云发送完了婶子,怀着一肚子的悲哀,回到了单位。晓雷对她好,亲自接她上下班,为她做饭,真是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两个人爱得像一棵树的树干和树皮,贴得很紧,谁也离不开谁了。

婚后更是亲密,一同上班,一同下班,在小区里大家都很羡慕他们,说他们才是真正的“梁山泊与祝英台”吴晚云与陈晓雷这一对小夫妻,过得恩恩爱爱,如鱼得水。可是,他们想要一个孩子的愿望 ,终于也没有实现。他们都去医院做了体检,医生说,他们两个人身体都正常,谁也没有病,只是怀孕早晚的问题了。

因为,要不了孩子,晓雷闷闷不乐。为了解心愁,他学会了喝酒。而且喝得越来越厉害。

晓雷他家是三代单传,他父母老催他快些生孙子,这样也加大了他的思想压力。晚云也急,但肚子不争气,也没办法呀?所以,晓雷喝酒的事,她也理解,所以,也没再加以制止。在那年六一儿童节的晚上,晓雷在一家酒店与朋友喝酒,喝多了,送到医院也没有抢救过来。

晓雷喝酒死亡的消息传到了吴晚云的耳朵里,无疑于惊天霹雷,给了她闷头一棍,让她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剌激。经过多年的医治也没有治好,所以一直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人生啊!不知何时有喜,也不知何时有悲?奉劝活着的人们,珍惜光阴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