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哲峰:闽北乌龙茶寻访日记(二)

早上九点钟出门,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整,重又恢复了体力。茶季的晚上,正是做茶人一年中最辛苦的时节。为了不过多打扰做茶人难得的休息时间,我们选择在上午出门看茶,下午登门访友。

离建瓯城区不远的云际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山回路转,我们驱车前往云际山三清宫,沿途的变化很大,上山的道路拓宽改造一新。沿途所见的登山步道,也正在紧张施工中。

过了三清宫的山门,看到许多人来此汲泉,陆羽泉、水仙茶,让云际山增添了几分茶韵。右转沿着仅可容纳一辆车通行的水泥路前行,不足千米之外,山坳里、竹林边、大树下,屹立着一座陆羽亭,全木结构的建筑,坐在亭中,清风徐来,让人顿感神情舒爽。这里正是陆羽泉眼的所在,泉脉沿山而下,滋养着山林中人的身心。

折返山门,驱车左转上山,直奔三清宫而去。将车辆停放在停车场,倚栏远眺,建瓯城区映入眼帘。难得在这红尘之外,能有这样一座洞天福地,让人得片尘消闲,扺尘梦经年。

穿过三清宫的庭院,向一位老道长询问:“云际山的水仙古树茶园怎么走?”老人家指向通往下方的石台阶,然后指引我们向左走。谢过老人家,我们徒步沿着旧日的石板道一路前行。没有走出多远,老道长又一路小跑追了过来,原来是担心我们找不到,特意前来带路。

在一片竹林的下方,伫立着两方石碑,一方是茶树优异种质资源保护,另一方介绍这片水仙古树茶园原是詹金圃茶园遗址。这里的老枞水仙芽叶初生,釆摘尚待时日,与这满山的植被融为一体,只有抵近细看,才能看清这些老枞水仙苍劲的虬枝,记录下岁月的苍桑变幻。回到三清宫,迎面遇上了龚源海道长,召呼我们到茶室里小坐。

已经年逾八旬的道长,披荆斩棘,耗费二十余年的光阴,在这云际山上兴建宫观。道长声音洪亮:“这些都是我一手主持建造起来的。询问他如何练功,道长回复:“九点半睡觉,五点钟起床。

晚上练气功,白天练武功。招呼大家喝茶:“这是云际山仙茶,我叫他们做的。茶叙已毕,作别道长,我们驱车下山,继续我们未尽的寻茶行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