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信件记·某些生存范围的“过火议论”辨识

通常,人们大都是为着心心念念或者说是梦想的目标沿着正常的生活道路艰难曲折前行的。而由于社会生活的复杂性,在很多或者某些情况下出现“意欲偏离”正常生活轨道的言行,也实属难免。尤其是在情感、认知和思想范围,比如, 安布罗斯·比尔斯(Ambrose Bierce)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看上去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所有人都是疯子,但能够分析自己的妄想的人被称为哲学家。

这句话虽则看上去不错,但实则过于偏激,恐难为一般人们所接受,所认同,不管安布罗斯·比尔斯这么说是出于何种考量。——当然,对于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们来说,这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遑论思想复杂繁复且习惯于“抽象思维”的“哲学家”们了。

当然,说这句话,足以看得出其人的洒脱不羁的个性风格或认知自负,不,是自信,某些哲学家的特异性自信。

其实,这句话只是紧紧钳住了复杂的人性之中不满自己渴望率性而为渴望自由解脱的梦想或干脆说是妄想之一端不放,临机发挥而言吧?不过话说回来了,谁没有妄想偏执的心理倾向呢?正如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认为的那样,人实际上是善恶同体的。只不过不同的人其善恶的比重不同以及趋善趋恶的动机、机制和情形有别罢了。

而所谓“疯子”,其混乱的感性和理性认知常常容易失衡故而在某种情势下显得比较偏执过激而已。

哪怕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人,在某些情势诱导、蛊惑或迫使之下,也可能丧失理智,甚至变得疯狂、暴戾,难以理喻,有的人甚至可能做出人神共怒的恶行,比如那些战争狂人和一些反人类的恶徒。而人类社会是广阔复杂的,在许多层面和角落,亦有许许多多不正常的现象发生和存在着,其中,也有许许多多的人们,常常处于非正常的状态,比如,遭遇了猝不及防的变故、灾难,或者长期遭受磨难或压抑,或者被严刑拷打,或者长期遭受不公平的歧视和压迫,等等,都可能出现扭曲、蘖变和变态。

正因为许多人困惑甚至迷惑于自己形形色色的际遇或遭遇,尤其是复杂、阴郁和扭曲而又难以化解的内心世界,当天际的亮光(某种希望或神谕?)昭示着他或她,一定得把许许多多的问题和疑团弄个清楚明白水落石出不可,从而执着地进行着这些方面的思考(或苦思冥想)、辨析和印证或考证(证实或证伪)工作,久而久之,似乎居然就变成了思想家和哲学家了。

当然,思想家也好,哲学家也罢(其实,广义上看二者大体上是一回事儿),虽然经过殚精竭虑的幸苦工作,在其相应的领域,程度不同的着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或成就,但尚不能就整个人类和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上能够获致具有公信度的答案。也许,所谓“答案”,只能在不断研究探索当中才显示出一些意义和诱惑性。因为,我们所渴求的“答案”,就是令我们欲罢不能的相关的人、事、物以及这个世界的内在原因和底蕴,即真相。

而真相在哪儿呢?有人说过,不同的人对其所在意的真相都会有不同的解读、解析和感悟。——就如同装房子一样,只要自己觉得满意和舒心就好。

既如此,那么,那些或许没有那么高的人生境界的无以计数的芸芸众生呢?想必他们和她们都有各自不同性状的真相认知?我想是的。

行进在正常之路上的不一定都是正常者(“疯子”);相应的,走在非正常之路上的不一定都是非正常之人(“疯子”)。

因此,为了有效地保障人类和人类社会能够沿着正常、正确、健康和美好的方向和道路前进,就必须有高远、正确、健康和理性的社会理论,引领、引导和指导人们的思想行为,形塑人们健康良好的意识形态和精神世界。所以,人类社会需要各领域的精英,以领导人们向着美好的目标行进。

思想可以自由,但必得契合社会正常健康的基本规律和规则,换句话说,不可以恣意而为,罔顾社会生活及其规则的约束和框定;而人的思想、行为和活动也是如此——无论其是一般民众还是特行独立风格迥异的思想家和哲学家。社会承认和接纳正常的人、事、物及其健康的状态,而拒斥和清除非正常的人、事、物及其非健康状态,以保障社会得以沿着众人认可和接受的轨道正常发展。至于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个人内心世界的念头、情绪或欲望什么的,最好要紧紧锁在只有自己才可以开关的“笼子”里,较为妥当。

换句话说,不可恣意而为,放出来随便“伤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