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当开辟员是社会内卷,维持高学历者的“降维妨害”?争议由于究竟何故

前不久,武汉大学的一份辅导员拟聘用名单引发公众热议,应聘的人员清一色都是顶尖大学的硕博毕业生,其中博士占了绝大多数。公众对此的议论主要有以下几点——或惊叹社会内卷竞争如此激烈,或诧异辅导员招聘门槛如此之高,或感慨博士学历贬值速度如此之快……但究其实质,则是对博士身份与辅导员职业挂钩的质疑:辅导员招博士,有必要吗?近年来,以专业化、职业化为方向的辅导员队伍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时至今日,人们对博士当辅导员的议论仍然暴露出其职业化发展的困境。在此事件上,众说纷纭的背后暗含着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假设,那就是辅导员职业地位和角色并没有那么重要。

而真正熟悉高等教育管理的人却都清楚,那些一线辅导员在辅导学生成长、协助教师教学等方面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熟悉学生工作的人也知道,辅导员的工作内容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工作时间是“白加黑,五加二”,工作要求是“人生导师,知心朋友”,工作角色是“专职工作心无旁骛,兼职工作照揽无误”……辅导员对包括思想政治教育在内的诸多学科专业有着内在的规定性。一名教师即便是博士毕业,如果不能掌握相关理论要求,也未必就能做好辅导员。

同时,辅导员工作突出的实践性特征还对从事该工作的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当前,社会对辅导员职业的认知偏见有着一种本能的心照不宣,这或源于对传统学生管理工作的刻板印象,或本能地对专任教师群体高看一眼,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辅导员在人才培养环节中的重要作用。高水平人才培养质量有赖于高水平的学生工作已是当今社会共识,而辅导员正是这一工作的关键群体。

日趋专业化、职业化的辅导员对于贯通理论教学的第一课堂、校园素质拓展的第二课堂和社会实践的第三课堂能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眼下的辅导员再也不仅仅是心情糟糕时的知心大哥大姐或宣讲校纪校规的婆婆妈妈,其在思想价值引领、社会实践、创新创业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需要指出的是,辅导员队伍自身专业化、职业化进程不快,标志性研究成果和实践成果不多,仍是制约其职业形象的症结所在。

这也对辅导员自身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国科学报》 (2021-02-23 第7版 视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