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同人:间桐樱为和士郎拉近接收,决定干票大的

只因她看到心上人卫宫士郎和竞争对手的感情越来越好,

间桐樱当然不甘心就此败退,所以很快就在心里有了决断,既然如此,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票大的!将它写进自己秘藏的日记本以后,她发出了阴沉的笑声,伴随着窗外的电闪雷鸣,颇有几分大boss的感觉。“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可不可以……”“其实是这样的,我这两天和哥哥吵架,不想看见他,可以哦,我家空房间很多,你想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士郎满口答应下来,却没有发现樱脸上的诡异笑容,可惜啊,万事并非都能如间桐樱希望的那样发展,她的姐姐远坂凛,不知道打哪来的银发萌妹子伊莉雅,还有见过几面的玛修全都在这里。

远坂凛笑着向妹妹打了个招呼,便又回过头,继续和立香一起打电动。阿尔托莉雅则是一边啃着仙贝,一边有礼貌地冲间桐樱点了点头。“……是,是这样啊,那看来今天要准备很多饭菜了。

她也不是没有设想过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早早地准备好了应对方案。“前辈,今天的晚饭我来做吧,你去陪她们好好玩会儿吧。“当然啦,想必凛学姐她们,也一定很想跟前辈一起玩。

三言两语的将士郎推到其他女孩中间以后,间桐樱松了口气,大大方方地向厨房走去。“呵呵,为了以防万一从哥哥那里借来了这个真是太好了。厨房里,独自一人的间桐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泛着紫色光芒的小瓶子,“姐姐,你可不要怪我哦,在这名为恋爱的战场上,一味的光明正大可不行。

然后将那小瓶子里的不明液体,滴到早已盛好的饭里面。做完这一切,她深吸了一口气,在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后,便装着什么都没做过那样,藤丸立香很高兴,第一时间抛掉游戏手柄冲了过来,幸好有玛修善后,不然免不了又会被士郎一顿说教。在将第一口饭送进嘴里时,藤丸立香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说,这饭特别好吃。

在深深地看了一眼间桐樱后,她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样,乐呵呵地大快朵颐起来。而看到立香这番表现之后,间桐樱那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她小声地说完以后,又想到了自己的计划已完成大半,一颗心开始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早就盘算好的她一点睡意都没有,只等着这一刻的来临。她自问自答地安慰着自己,脑海中却浮现出找哥哥借能让人安眠药水时的情景。

既然这样,我把这瓶药借给你,效果非常好哟。虽然间桐樱有些介意慎二在说这番话时过于猥琐的表情,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安的间桐樱,现如今只能默默地祈祷一下了。“现在姐姐她们应该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吧。

在走到士郎房间门口前时,樱又一次想到了远坂凛。毕竟如果她们待会儿醒过来,然后发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顺便一提,现在的间桐樱,身上穿着薄如蝉翼的睡意,即便是微弱的月光,也能将她那曼妙的身材展露于人前。在一番自我鼓劲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推开了士郎房间的门。

“喂,凛、伊莉雅,你们冷静点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嘛。两个女生并不理会士郎的劝阻,一左一右地紧紧贴在士郎身上。

她一脸悲愤地打开电灯,让士郎也看清了来人。

“不是啊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什么都没有做啊。“哦,是吗?可是现在这种状况和你说的很不一样啊。远坂凛和伊莉雅,就像着了魔一样,一直抱着士郎不放,要不是士郎拼死抵抗,可能连衣服都会被她们扒光。

“哦哦哦,没想到啊士郎,你还真是个花花公子呢。正当士郎焦头烂额时,一个极为欠揍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里。因为立香的前科,士郎最近总会把不好的事情和她联系在一起。

“还有阿尔托莉雅,你也别光看着了,快来帮我把她们拉开。对此,阿尔托莉雅以冷哼和撇过脸不看他来回应。“哎呀哎呀,这你可就冤枉我了哦,这次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咕哒子依旧渐渐地笑着,说完后却有意无意地看了间桐樱一眼。而就是因为这一眼,让间桐樱一下醒悟了过来。“啊咧,该不会是因为那个药,她们才会这个样子?”

在那一瞬间,她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先蒙混过关再说。

“好了好了,究竟是谁的错我们以后再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赶快把前辈救出来。一旁的咕哒子看到间桐樱行动了,也只得不情不愿地过去拉走了身材娇小的伊莉雅。“那我好阿尔托莉雅就先把这两个人带回去啦,留下这一番话后,咕哒子主动出手,替间桐樱带走了所有碍事的人。

直到这一刻,士郎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现在是大半夜,他和樱又是精力十足的少年男女,像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怎么想都很糟糕吧,但更重要的是,樱今天的睡衣,实在太性感了。士郎只是看一眼,就感觉有一股热气涌上心头。这么说着的他,不知为何,慌慌张张地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前辈,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一直想问你。“前辈你现在……是不是在和阿尔托莉雅、凛学姐中的一个交往?”阿尔托莉雅也就罢了,如果他真的和姐姐交往了,自己又能否狠下心来横刀夺爱呢?既然他没有女朋友,那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没什么不对的吧?“既然前辈你没有女朋友的话,可不可以让我来当你的女朋友呢?”她悄悄地挪了挪自己的位置,让自己离他更近一些,士郎惊呆了,他没有想到樱会突然凑过来吻住自己。那异常柔软,异常香甜的唇,搅得士郎心神不宁,但更令他在意的是,间桐樱那散发着致命魅力的娇躯,时刻吸引着士郎,想把她拥入怀中。

虽然双方都感觉意犹未尽,但樱为了自己的目的,不得不停下来。“……怎么样前辈,如果让我当你的女朋友的话,刚才的吻,随时都可以继续哦。“而且,这之后的事情,继续下去……也没关系哦。

虽然樱在说这话时,因为害羞连声音都在颤抖,可是效果却异常得好,此时此刻的士郎,眼里除了间桐樱这个人以外,什么都看不到了。如果她是女朋友的话,如果她是女朋友的话……就在交往的往字将出未出之际,士郎的门突然又被打开了。来得极不是时候的咕哒子,一脸愉悦地打断了士郎要说的话。

但也正是因为咕哒子的突然出现,让过度发热的士郎降下温度来,刚才那因为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自然也就此打消了。眼见士郎就此落荒而逃,间桐樱只得一脸失望地叹了口气。被咕哒子直截了当地点破自己的企图,就算是间桐樱也有些受不住。

在看到咕哒子身后站着的一个人后,樱的脸上又露出的古怪的笑容。“在管我们的事情之前,你应该多注意注意自己的事情才好哦。间桐樱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咕哒子身后的那个人,缓缓向她伸出了双手。

女孩子的柔软被人触碰,就算心大如咕哒子,也不可避免地发出了一声悲鸣。再一闻身后之人的香味,咕哒子立刻反应过来,“嘿嘿,前辈你抱起来真舒服,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哦。身后的玛修,宛如刚刚的远坂凛伊莉雅一样,死死地抱住了心爱之人不放手。

咕哒子这回是真着急了,玛修对自己有多执著,她比谁都清楚,再加上现在她因为药物而神志不清,这个状态下的她会对自己做什么,间桐樱笑得亲切,宛如自己的长辈一般来到咕哒子身边。“呐,玛修,这里不方便,我们一起把立香搬回你的房间,然后再来好好地疼爱她一番吧。迷失了心智的玛修略微一思考就同意了间桐樱的提议,

“呵呵,你叫吧,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就这样,可怜的咕哒了被另外两个女人联手带走了。等到士郎做好宵夜回来时,他的房间已经空空如也。。

相关文章